长江文艺出版社旗下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发展纪实

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   发布日期:2018-10-16 11:26:23 摘要9月20日,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,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沙漏》(胡弦著)获诗歌奖,这是该社图书连续第三届荣膺鲁奖。

□左志红

 

    9月20日,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,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沙漏》(胡弦著)获诗歌奖,这是该社图书连续第三届荣膺鲁奖。2010年和2014年,该社出版的《云南记》(雷平阳著)和《个人史》(大解著),分别获得第五届和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。


\

 

    长江文艺出版社能在诗歌出版领域创下如此佳绩,得益于该社2012年成立的长江诗歌出版中心。6年来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深耕诗歌出版领域,推出500余部诗歌精品,并屡获各类大奖,已成为国内诗歌出版重镇。除了连续获得鲁奖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推出的诗集还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、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奖、湖北出版政府奖、李杜诗歌奖、紫金山文学奖、骆宾王诗歌奖、湖北文学奖、河北文艺振兴奖、云南十大好书等奖项几十种。

   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在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尹志勇看来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成功,正是长江文艺出版社探索机制创新、锐意改革发展的结果。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有着什么样的成长故事?我们一起来听听。
 

    逆流而上,做诗歌出版的“拓荒者”
 

    时光回转到2012年。那年7月29日,30多位诗歌评论家汇聚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会议室,长江文艺出版社时任社长刘学明在会议室的黑板上手书“《中国新诗百年大典》编辑筹备会”几个粉笔大字,并在会上宣布出版社成立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消息,一个中国新诗发展的小历史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。

    彼时的中国,早已不复20世纪80年代“全民读诗、全民写诗”的盛景。“那是一个诗歌相对沉寂的年份,可以说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是在诗歌越来越小众、诗歌图书市场越来越小的情况下诞生的。”尹志勇说。

    也就是说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成立并未占到天时之机。其时,汉语新诗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质疑:先有2008年的“梨花体”风波,继有“韩沈之争”、“羊羔体”风波,后又有全网因“废话体”而生的对新诗的嘲弄。新诗的出版环境也不容乐观:长年占据诗歌图书排行榜的,始终是舒婷、北岛、顾城、徐志摩、汪国真这些老面孔;中国当下的诗歌,几乎没有进入大众的阅读视野。因此,说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成立是“逆流而上”并不为过。

    虽说是“逆流而上”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成立却也得了地利和人和之便。

    长江文艺出版社源远流长的诗歌出版传统,是中心成立的前提。20世纪90年代,长江文艺出版社即推出了《中国新诗库》,全面梳理和展示了五四以来至朦胧诗之前新诗发展的成果;进入21世纪,相继推出了“中外名家经典诗歌”“中国二十一世纪诗丛”等系列诗集,在诗歌市场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

    编辑团队在诗歌方面的专业素质和良好人缘,为诗歌出版提供了智力支持。长江诗歌出版中心负责人何性松,笔名沉河,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诗坛一位有较大影响的诗人,他对中国诗歌现场的了解,对诗歌的判断力和发现力,与当代优秀诗人的良好友谊,使得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诗歌出版有了品质的保证。

    在那个诗歌凋敝的年份,长江文艺出版社毅然举起诗歌出版的大旗,甘当诗歌出版的“拓荒者”。“人之所宝,尚或未珍;不有同爱,云胡以亲”,这句写在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宣传册上的陶渊明的诗,不仅显示了长江出版人坚持诗歌出版的初心,也隐含了中心对“同爱”——既包括诗人,也包括读者——的美好期待。
 

    服务诗人,为中国新诗“立此存照”
 

    6年来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一直在“服务诗人,传播诗歌”的理念下躬耕着。中心在成立时,曾用屈原的句子表明心迹:“余既滋兰之九畹兮, 又树蕙之百亩。”尹志勇说:“6年过去了,我们不敢说已经树蕙百亩,但一锄一锄地耕耘,总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 如今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确实已收获了累累硕果,成为国内诗歌出版重镇。6年来,中心出版了500余部诗集(诗选),在个人原创诗集、大型诗选、诗歌季度选本、诗歌流派图书、诗歌理论图书的出版上,都有所建树。

    个人原创诗集的出版,是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重心。中国当下最优秀的诗人,比如吉狄马加、雷平阳、陈先发、张执浩、大解、沈苇、胡弦、汤养宗、余怒、潘洗尘、森子、泉子、路也、池凌云、荣荣、宇向等,都在中心出版过诗集。这些诗集的集合,几乎就是一部中国当代的诗歌史。这些诗集,曾连续3届斩获鲁迅文学奖,也频繁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、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奖等各项大奖。

    “6年来共有400余位诗人在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出过诗集。我们推出这些诗集,是为中国新诗‘立此存照’之举,展现中国新诗的发展成果。”尹志勇说。

    在诗歌季度选本方面,当下国内主要的几种诗歌系列选本,如《汉诗》《读诗》《诗歌风赏》《诗收获》,都在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出版;中心也关注诗歌流派,出版了“象形”“野外”“北回归线”等诗歌流派的系列图书和作品集;关注诗歌的理论建设,与江汉大学、中国作家协会合作,出版了大量的诗歌理论图书。

    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在诗歌出版上的耕耘,得到了诗人们的广泛认可。2018年9月4日,在北京举办的《诗收获》座谈会上,著名诗人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高度评价了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诗歌出版工作。诗人也多对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心存敬意。诗人雷平阳的原创诗集,几乎都在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出版,他称中心为“诗歌乃至其他高雅艺术创作者的作品出版带来了一线天光”。今年8月,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公布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出版的胡弦的诗集《沙漏》获奖。胡弦将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称为“目前中国诗歌出版的真正的中心”,“虽然做的是出版,折射的却是诗人中正雅和的情怀和精审精确的精神”。
 

    打造品牌,成为中国诗歌出版重镇
 

    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成立以来,一直致力于品牌的打造。中心成立之初,为了树立起中心的诗歌出版品牌,时任社长刘学明亲自策划出版《中国新诗百年大典》,并争取到长江出版传媒集团的一定资金支持。这套书共30卷,由洪子诚、程光炜担任主编,国内30位诗评家担任分卷主编,收录了300多位诗人的万余首新诗,是当时最大规模的新诗选本。2013年,这套书甫一出版,即引起较大反响,并先后获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提名奖、湖北出版政府奖。这套书的出版,使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在全国诗坛获得了很大影响和很高的知名度,也使中心和100多位正处于创作旺盛期的优秀诗人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 同时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把已有的诗歌品牌“中国二十一世纪诗丛”也纳入中心出版,至今已出版了19种。这套书以21世纪以来较为成熟的诗人为对象,力求展现汉语新诗的全新风貌。尹志勇说:“这套诗丛在诗人的选择上极为苛刻,我们看重的,不是诗人的名气,而是新世纪以来是否保持旺盛的创作活力。”这套诗丛中的许多诗集,是诗人的处女诗集,比如《雷平阳诗选》《余笑忠诗选》《黄斌诗选》《宇向诗选》。《雷平阳诗选》《沈苇诗选》先后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,《黄斌诗选》获得湖北文学奖。

    在打造品牌图书的同时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也打造出一批品牌作者。在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发展历史上,雷平阳这个诗人不得不提。可以说,他以一个诗人、一个作者的身份,全程见证了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创办和发展。

    雷平阳和沉河相识甚久。在1990年代,雷平阳先后在《大家》《滇池》做编辑,编发了沉河的大量散文和诗歌;进入21世纪,沉河进了长江文艺出版社,则策划编辑了雷平阳几乎所有的原创诗集。这种编辑和作者身份的互换,以及以此维系的友谊,在诗歌圈内是一段佳话。

    “雷平阳在我们社出版的诗集,都取得了极好的反响,获得了许多重要的诗歌奖。”沉河说。2006年,雷平阳的处女诗集《雷平阳诗选》出版,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;2010年,《云南记》出版,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;2014年,《基诺山》出版,获得骆宾王诗歌奖;2017年,《送流水》出版,先后获得云南十大好书、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奖。

    “草木蔓发,春山可望。”如今,中国的诗歌出版已悄然回暖。这其中,自然有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一份努力。“因为对诗的珍视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存在了6年;因为天下那么多爱诗的人,长江诗歌出版中心会一直存在下去。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将继续发力,力争建设中国诗歌出版的理想家园。”尹志勇说。
 

\

0

推荐文章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(股份)有限公司

鄂ICP备15009561号 51YES网站统计系统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(鄂)字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9号